0451-86822000 

版权所有:黑龙江恒金律师事务所   地 址:哈尔滨市南岗区哈西大街1号2栋7号商服  电 话: 4006-292-777  0451-86822000

黑ICP备10200129号-2 主营项目:刑事律师、继承纠纷、建设工程纠纷、离婚纠纷 友情链接:黑龙江律师事务所 

>
>
>
继承纠纷诉讼时效问题的探讨

新闻动态

NEWS

以宋恒玉主任为首的恒金律师事务所,是一支拥有出身知名法学院校、专业基础扎实、思维活跃、富有朝气、业务精湛的律师团队。

继承纠纷诉讼时效问题的探讨

浏览量
【摘要】:

龚某于1992年因病去世,生前留有房屋一套,其妻继续居住至2018年去世。龚某夫妇生前育有子女五人,现五名子女因继承发生纠纷,诉至法院,要求确认各子女对遗产即涉案房屋各享有五分之一的份额。被告抗辩,父亲1992年即去世,原告提起诉讼早已超过法律规定的2年甚至20年诉讼时效,诉讼请求不应得到支持。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

第二条 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

第八条继承权纠纷提起诉讼的期限为二年,自继承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犯之日起计算。但是,自继承开始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不得再提起诉讼。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继承开始后,继承人放弃继承的,应当在遗产处理前,作出放弃继承的表示。没有表示的,视为接受继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

15.在诉讼时效期间内,因不可抗拒的事由致继承人无法主张继承权利的,人民法院可按中止诉讼时效处理。

16.继承人在知道自己的权利受到侵犯之日起的二年之内,其遗产继承权纠纷确在人民调解委员会进行调解期间,可按中止诉讼时效处理。

17.继承人因遗产继承纠纷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诉讼时效即为中断。

32.依继承法第十四条规定可以分给适当遗产的人,在其依法取得被继承人遗产的权利受到侵犯时,本人有权以独立的诉讼主体的资格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但在遗产分割时,明知而未提出请求的,一般不予受理;不知而未提出请求,在二年以内起诉的,应予受理。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

第二十九条 因继承或者受遗赠取得物权的,自继承或者受遗赠开始时发生效力。

第一百零三条共有人对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没有约定为按份共有或者共同共有,或者约定不明确的,除共有人具有家庭关系等外,视为按份共有。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继承开始时继承人未表示放弃继承遗产又未分割的可按析产案件处理的批复》([1987]民他字第12号)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你院关于费宝珍、费江诉周福祥析产一案的请示报告收悉。

据你院报告称:费宝珍与费翼臣婚生三女一子,在无锡市有房产一处共241.2平方米。1942年长女费玉英与周福祥结婚后,夫妻住在费家,随费宝珍生活。次女费秀英、三女费惠英相继于1950年以前出嫁,住在丈夫家。1956年费翼臣、费宝珍及其子费江迁居安徽,无锡的房产由长女一家管理使用。1958年私房改造时,改造了78.9平方米,留自住房162.3平方米。1960年费翼臣病故,费宝珍、费江迁回无锡,与费玉英夫妇共同住在自留房内,分开生活。1962年费玉英病故。1985年12月,费宝珍、费江向法院起诉,称此房为费家财产,要求周福祥及其子女搬出。周福祥认为,其妻费玉英有继承父亲费翼臣的遗产的权利,并且已经占有、使用40多年,不同意搬出。原审在调查过程中,费秀英、费惠英也表示应有她们的产权份额。

我们研究认为,双方当事人诉争的房屋,原为费宝珍与费翼臣的夫妻共有财产,1958年私房改造所留自住房,仍属于原产权人共有。费翼臣病故后,对属于费翼臣所有的那一份遗产,各继承人都没有表示过放弃继承,根据《继承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应视为均已接受继承。诉争的房屋应属各继承人共同共有,他们之间为此发生之诉讼,可按析产案件处理,并参照财产来源、管理使用及实际需要等情况,进行具体分割。

《第八次全国法院民事商事审判工作会议(民事部分)纪要》

25.被继承人死亡后遗产未分割,各继承人均未表示放弃继承,依据继承法第二十五条规定应视为均已接受继承,遗产属各继承人共同共有;当事人诉请享有继承权、主张分割遗产的纠纷案件,应参照共有财产分割的原则,不适用有关诉讼时效的规定。

其实,当我把法条列出来,被告的抗辩意见能否成立,其实已经一清二楚了。本案与最高院的答复中的情形基本是一致的,由此可见,在继承纠纷中,继承人主张分割遗产的,其实是对自己享有共有份额的确认,属于物权纠纷,并不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当然也就不受2年还是20年的约束。

这不是今天要探讨的主要问题,因为这个相当于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不应成为问题。但实践中,仍然不乏有继承人主张继承遗产却因诉讼时效问题而被驳回。归根结底,要搞清楚继承法第八条规定的继承权纠纷是什么。

要特别提醒大家注意的是发条里说的是“继承权”而非“继承”,所以,重点在于一个“权”字,据此,不难理解,所谓的继承权纠纷,应当是指确定哪些人是继承人、作为继承人有没有继承资格等方面的类似于身份性质的认定,而不涉及到遗产的分割。如果各个继承人的身份没有问题,仅仅是诉求分割遗产,显然不属于“继承权”纠纷,当然也不应该适用此处的诉讼时效的规定。

但实践中,如果个子女诉求分割遗产,法院通常会立一个“法定继承纠纷”作为案由,但是对照《案由规定》中有关继承纠纷案由部分【三、继承纠纷 25、法定继承纠纷:(1)转继承纠纷;(2)代位继承纠纷】,可以看出法定继承纠纷的下位案由仅有转继承和代为继承纠纷两类,并不包括所谓的遗产分割。所以,如果是遗产分割,准确的案由应当是“分家析产纠纷”。我相信,如果将案由确定为“分家析产纠纷”,可能很多错误适用“继承权纠纷”诉讼时效的案件,将会有不同的结果。

这也反映出一个不太正常的现象,就是很多法官机械地以立案案由来适用法律。通常,案由是立案庭立案时根据诉讼材料初步确定的,真正的案由应由法官通过审理案件后得出。但是,很多法官的审理思路会跟着立案案由走,从而导致一定程度上错误适用法律。继承权纠纷诉讼时效问题就是一个很典型的情形。

在我写这篇文章从中国裁判文书网搜集的文书来看,还有相当一部分裁判对于遗产分割问题因为适用了2年及20年诉讼时效而对原告的诉请予以驳回。其实,在父母仅有一方去世而另一方继续居住在共有的房屋中时,子女很少会提出继承主张;当父母双方均去世时,一般如果有其他兄弟姐妹继续居住其中,在不涉及拆迁的情况下,也很少有人提出。这是人之常情,而法律正好保护了这种人之常情。不能因为其他继承人对父母的尊重、对兄弟姐妹的体恤(如将房屋给其中无房者居住)不主张分割,而使得其依法本应获得的继承份额丧失,这与人情不符也与法律不符。

根据法律规定,继承自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各继承人未表示放弃继承的,就视为接受。所以,只要各继承人没有明确放弃继承,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没有及时主张分割遗产,都不会影响其继承权的行使,更不会因此而丧失继承权!只要不存在法定的几种丧失继承权的情形,就不会因为诉讼时效问题而被剥夺!

越来越发现,在处理案件时不要想当然,更不要理所当然,在时间允许的情况下多检索法条,很多模糊的问题或者说一贯错误的做法都可以避免。

当然,我也不是每个案件都能做到,毕竟搜集资料真得很费时间,而案件很多、审限有限(搞不明白为什么非要确定这么短的审限,导致很多案件为了赶审限急于出手而无法细致思考研究;还有更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周末、节假日这些时间也要计算在审限内,导致很多时候不能愉快地休息,老是惦记着审限有没有超)。最近在处理的另一起确认分家协议有效的案件,也给了我类似的思考,等处理完的再写。之前自己仅是单纯地根据《合同法》有关无效的法定情形来简单认定,觉得没什么问题,但搜索了一些材料后,觉得还需要对分家协议的各项内容细化看,不能笼统简单地认定。

龚某于1992年因病去世,生前留有房屋一套,其妻继续居住至2018年去世。龚某夫妇生前育有子女五人,现五名子女因继承发生纠纷,诉至法院,要求确认各子女对遗产即涉案房屋各享有五分之一的份额。被告抗辩,父亲1992年即去世,原告提起诉讼早已超过法律规定的2年甚至20年诉讼时效,诉讼请求不应得到支持。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
第二条 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
第八条继承权纠纷提起诉讼的期限为二年,自继承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犯之日起计算。但是,自继承开始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不得再提起诉讼。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继承开始后,继承人放弃继承的,应当在遗产处理前,作出放弃继承的表示。没有表示的,视为接受继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
15.在诉讼时效期间内,因不可抗拒的事由致继承人无法主张继承权利的,人民法院可按中止诉讼时效处理。
16.继承人在知道自己的权利受到侵犯之日起的二年之内,其遗产继承权纠纷确在人民调解委员会进行调解期间,可按中止诉讼时效处理。
17.继承人因遗产继承纠纷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诉讼时效即为中断。
32.依继承法第十四条规定可以分给适当遗产的人,在其依法取得被继承人遗产的权利受到侵犯时,本人有权以独立的诉讼主体的资格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但在遗产分割时,明知而未提出请求的,一般不予受理;不知而未提出请求,在二年以内起诉的,应予受理。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
第二十九条 因继承或者受遗赠取得物权的,自继承或者受遗赠开始时发生效力。
第一百零三条共有人对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没有约定为按份共有或者共同共有,或者约定不明确的,除共有人具有家庭关系等外,视为按份共有。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继承开始时继承人未表示放弃继承遗产又未分割的可按析产案件处理的批复》([1987]民他字第12号)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你院关于费宝珍、费江诉周福祥析产一案的请示报告收悉。
据你院报告称:费宝珍与费翼臣婚生三女一子,在无锡市有房产一处共241.2平方米。1942年长女费玉英与周福祥结婚后,夫妻住在费家,随费宝珍生活。次女费秀英、三女费惠英相继于1950年以前出嫁,住在丈夫家。1956年费翼臣、费宝珍及其子费江迁居安徽,无锡的房产由长女一家管理使用。1958年私房改造时,改造了78.9平方米,留自住房162.3平方米。1960年费翼臣病故,费宝珍、费江迁回无锡,与费玉英夫妇共同住在自留房内,分开生活。1962年费玉英病故。1985年12月,费宝珍、费江向法院起诉,称此房为费家财产,要求周福祥及其子女搬出。周福祥认为,其妻费玉英有继承父亲费翼臣的遗产的权利,并且已经占有、使用40多年,不同意搬出。原审在调查过程中,费秀英、费惠英也表示应有她们的产权份额。
我们研究认为,双方当事人诉争的房屋,原为费宝珍与费翼臣的夫妻共有财产,1958年私房改造所留自住房,仍属于原产权人共有。费翼臣病故后,对属于费翼臣所有的那一份遗产,各继承人都没有表示过放弃继承,根据《继承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应视为均已接受继承。诉争的房屋应属各继承人共同共有,他们之间为此发生之诉讼,可按析产案件处理,并参照财产来源、管理使用及实际需要等情况,进行具体分割。
《第八次全国法院民事商事审判工作会议(民事部分)纪要》
25.被继承人死亡后遗产未分割,各继承人均未表示放弃继承,依据继承法第二十五条规定应视为均已接受继承,遗产属各继承人共同共有;当事人诉请享有继承权、主张分割遗产的纠纷案件,应参照共有财产分割的原则,不适用有关诉讼时效的规定。
其实,当我把法条列出来,被告的抗辩意见能否成立,其实已经一清二楚了。本案与最高院的答复中的情形基本是一致的,由此可见,在继承纠纷中,继承人主张分割遗产的,其实是对自己享有共有份额的确认,属于物权纠纷,并不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当然也就不受2年还是20年的约束。
这不是今天要探讨的主要问题,因为这个相当于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不应成为问题。但实践中,仍然不乏有继承人主张继承遗产却因诉讼时效问题而被驳回。归根结底,要搞清楚继承法第八条规定的继承权纠纷是什么。
要特别提醒大家注意的是发条里说的是“继承权”而非“继承”,所以,重点在于一个“权”字,据此,不难理解,所谓的继承权纠纷,应当是指确定哪些人是继承人、作为继承人有没有继承资格等方面的类似于身份性质的认定,而不涉及到遗产的分割。如果各个继承人的身份没有问题,仅仅是诉求分割遗产,显然不属于“继承权”纠纷,当然也不应该适用此处的诉讼时效的规定。
但实践中,如果个子女诉求分割遗产,法院通常会立一个“法定继承纠纷”作为案由,但是对照《案由规定》中有关继承纠纷案由部分【三、继承纠纷 25、法定继承纠纷:(1)转继承纠纷;(2)代位继承纠纷】,可以看出法定继承纠纷的下位案由仅有转继承和代为继承纠纷两类,并不包括所谓的遗产分割。所以,如果是遗产分割,准确的案由应当是“分家析产纠纷”。我相信,如果将案由确定为“分家析产纠纷”,可能很多错误适用“继承权纠纷”诉讼时效的案件,将会有不同的结果。
这也反映出一个不太正常的现象,就是很多法官机械地以立案案由来适用法律。通常,案由是立案庭立案时根据诉讼材料初步确定的,真正的案由应由法官通过审理案件后得出。但是,很多法官的审理思路会跟着立案案由走,从而导致一定程度上错误适用法律。继承权纠纷诉讼时效问题就是一个很典型的情形。
在我写这篇文章从中国裁判文书网搜集的文书来看,还有相当一部分裁判对于遗产分割问题因为适用了2年及20年诉讼时效而对原告的诉请予以驳回。其实,在父母仅有一方去世而另一方继续居住在共有的房屋中时,子女很少会提出继承主张;当父母双方均去世时,一般如果有其他兄弟姐妹继续居住其中,在不涉及拆迁的情况下,也很少有人提出。这是人之常情,而法律正好保护了这种人之常情。不能因为其他继承人对父母的尊重、对兄弟姐妹的体恤(如将房屋给其中无房者居住)不主张分割,而使得其依法本应获得的继承份额丧失,这与人情不符也与法律不符。
根据法律规定,继承自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各继承人未表示放弃继承的,就视为接受。所以,只要各继承人没有明确放弃继承,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没有及时主张分割遗产,都不会影响其继承权的行使,更不会因此而丧失继承权!只要不存在法定的几种丧失继承权的情形,就不会因为诉讼时效问题而被剥夺!
越来越发现,在处理案件时不要想当然,更不要理所当然,在时间允许的情况下多检索法条,很多模糊的问题或者说一贯错误的做法都可以避免。
当然,我也不是每个案件都能做到,毕竟搜集资料真得很费时间,而案件很多、审限有限(搞不明白为什么非要确定这么短的审限,导致很多案件为了赶审限急于出手而无法细致思考研究;还有更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周末、节假日这些时间也要计算在审限内,导致很多时候不能愉快地休息,老是惦记着审限有没有超)。最近在处理的另一起确认分家协议有效的案件,也给了我类似的思考,等处理完的再写。之前自己仅是单纯地根据《合同法》有关无效的法定情形来简单认定,觉得没什么问题,但搜索了一些材料后,觉得还需要对分家协议的各项内容细化看,不能笼统简单地认定。